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移民

福建师范大学用对话式教学把脉青年思想

移民
来源: 作者: 2018-09-29 09:58:02

福建师范大学用“对话式教学”把脉青年思想

传统思政课教学正在遭遇挑战。一边是不买账的学生,我们有大脑,不想听照本宣科地念书本结论。另一边,是缺米下锅的教师,厚厚一本教材,像一杯理论浓缩液,缺少学生想问的那个为什么。难题,应该怎么破?

6月,福建师范大学教学楼一角,200多人的阶梯教室充满学生激烈的争辩声什么样的人生才有意义?个人选择又该如何和社会价值紧密结合?整整45分钟的时间里,学生成为发问主体,不再是老师满堂灌。一问一答中,曾经抽象生硬的理论从鲜活的现实问题中生发出来,教学不再是空对空。

教学内容源于课本,也要高于课本。引导学生多角度参与思政教学的过程,也是在为青年学子思想把脉。课程主讲人、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杨林香说。

从一杯浓缩液到一条论证链

一段VCR在大屏幕上播放,来自不同学院的十几位学生回答的都是一个问题:毕业后,你想从事什么工作?紧接着,三位同学走上讲台,以一家三口的身份向同学再现了一个他们很可能即将面对的场景:自己想当自由摄影师,可父母就是不同意,怎么办?看起来这是一场情景剧,其实是杨林香的另一堂思政课。知识点,正是成功与人生价值该如何定义。

这种学生参与感、师生互动体验十足的思政课堂,让福师大校长王长平直呼耳目一新。在这位79级大学生的记忆中,政治理论课就是老师认真念,学生埋头记,课堂互动几乎没有。

近年来,为了打破这种学生不爱来、来了不爱听的窘况,思政课教改从未间断,却总有点用不上力的感觉。

改来改去,还是没能解决课堂上存在的学生不感兴趣甚至抵触的现象。从教几十年,这是福师大马克思主义学院负责人陈永森最害怕看到的景象,而如何有效激发学生的探索精神和参与乐趣,也成为这场名为对话式教学改革的核心。

思政课教学不再只是课本上的那杯浓缩液,而是从青年学子关心的话题出发,有了一条脉络清晰的论证链,告诉他们中国从哪里来,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福师大的思政课堂上,一半时间全部交给学生提问、争辩、自我探究;随着问题越辩越明,教师才会适时总结、提升。学生和老师之间不再隔着心,这直接触及的是学生灵魂深处。王长平说。

从难以接招到教学相长

课堂活起来了,无形中给老师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这群视野开阔、思维活跃的90后们,时不时就会抛出一些让这些站讲台十几年的老师们都难以接招的问题:谈恋爱要更注重道德还是感觉?我就想开间杂货铺,可为啥别人都说没价值?

对话式的教学改革对老师的控场能力有极高要求,适时引导和足够解渴的引申是整个课程的核心。几乎每节课,杨林香都要花比过去多一倍甚至几倍的时间备课。可几年实践下来,她积攒了满满几大本的学生问题动态。

全是现在孩子们真实的想法。原来我们做课题要么拍着脑袋想,要么四处调研,现在好了,学生想的,不就是我们要研究的?我有好几个课题都是从课堂上获得灵感的。杨林香说。

从单打独斗到协同作战

改变的,不只是教与学的方式,还由此勾连起学生评价、考试,教师备课等一系列的改革。

马院副院长俞歌春认为,要优化学生参与效应,更要警惕为迎合学生而忽视教材知识点的做法,要体现课堂主导型,一要扎在学生里、真正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二要吃透教材内容,实现两者有机结合。

为了全方位了解学生困惑,三个对话平台被搭建起来:在思政课教师与辅导员的联席会上,双向交流得以实现,辅导员向教师提供学生思想动态,促进因材施教,教师向辅导员反映课堂情况,以便及时跟踪学生思想;在思政课教师与学生代表的交流制度下,期中的教学反馈与期末的教学评价,甚至还有适时启动的问题调查机制,都为教学的改革提供支撑。

更重要的是,连考试的形式也在变。

原来我们是一考定分,学生往往有背多分的错觉。改革后,过程性评价将重点考查学生课前准备、课堂参与和课后反思的全过程。有的班级还在探索以小组展示60%+探究报告20%+个人参与20%的形式进行考察。杨林香介绍。

大学要培养的是人,不是考试机器。透视对话式教学的背后,这正是王长平所期许的改革方向,教学要围着学生转。未来,这种教与学的改变,将在福建师大更多的院系推开。( 邓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