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公务员

政协委员热议确立和落实教育优先发展

公务员
来源: 作者: 2018-08-07 10:17:52

政协委员热议确立和落实教育优先发展

优先发展 强国惠民

政协委员热议确立和落实教育优先发展

如何真正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每年两会上都被代表委员们不断提及。他们欣喜地看到,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教育事业实现了教育发展的历史性跨越,他们也殷切期盼,教育发展的脚步再实一些,步子再大一些,各级政府应从教育地位、规划、财政投入和公共资源配置等诸多方面,将教育优先发展落实得更加具有力度,让人民群众更加满意。

三项重大举措,彰显教育优先发展地位

【话题背景】

从2008年秋季学期起,在全国范围全面实行城乡免费义务教育,对所有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职业教育实行国家助学制度,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逐步实行中等职业教育免费;2009年对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实行绩效工资制度,提高1200万名中小学教师待遇,中央财政为此将投入120亿元。

【委员心语】

义务教育免费、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教师绩效工资,这是最近两年教育领域的三项重大举措,充分反映出党和政府对教育的高度重视,彰显了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的确立。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市副市长许仲梓对说。

尽管三项重大举措付诸实施,给地方财政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许仲梓能够深切感受到教育发展给城市发展带来的红利。近几年来,南京基础教育在推进均衡公平、实施素质教育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绩,使市民感到教育给他们带来了最大实惠。

南京过去的辉煌离不开教育,未来的发展更需要教育来支撑。南京市在经济社会发展上,提出了走以内涵式发展为模式、以集约式发展为标志的科学发展之路。一个地区的发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地区的教育水平。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南京市在过去建设教育名城的基础上,又提出基石工程,优先保证教育的投入和公共资源配置。许仲梓进一步阐释。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在教育组小组讨论会上向委员们介绍,今年中央财政对教育的投入比去年增长23.9%。这反映了中央政府优先发展教育的决心,是教育事业发展的一个机遇。宁波市副市长成岳冲委员表达了自己的喜悦。

成岳冲分析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中央对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农村中职免费以及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的三项投入,属于刚性的新增教育投入,不能挤占原有的教育投入,这是真正着眼于教育长远发展的大好事。地方政府为了确保今年到位,势必也要增加教育投入,教育优先发展势必有一个更好的体现。成岳冲说。

科学规划,为教育优先发展领航

【话题背景】

2008年8月29日,温家宝总理召开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制定方案,正式启动了《规划纲要》研究制定工作。

【委员心语】

本次《规划纲要》的制定,动员的资源之强大,参与的社会面之广泛,体现的民主意识之浓厚,引发的讨论之激烈,为历次《规划纲要》制定之仅见。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徐辉对政府正在进行的《规划纲要》制定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优先规划,科学规划,正是教育优先发展战略的具体体现。

徐辉举例说,德国早在19世纪初就在洪堡改革中体现了教育先行的发展理念,从而成就了19世纪德国科学和工业的辉煌;欧美许多发达国家也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践行教育先行的发展模式,为今日高度现代化奠定了人才和教育基础。站在21世纪的历史高度看中国发展,要把沉重的人口负担变为人口优势,把人力资源大国变为人力资源强国,根本途径是优先发展教育事业,除此之外别无他路。国家制定《规划纲要》,必须充分体现这个时代性,同时要具有前瞻性。徐辉说。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蔡达峰就《规划纲要》的制定专门提交了一份提案,希望这样一个关乎国家未来命运的规划能更好地领航我国未来教育的发展。

蔡达峰说,规划由政府制定,经费由政府支出,所以教育在政府工作中的地位,以及政府对自身在教育发展中角色和作用的认识,几乎决定了未来的教育发展的效果。检验今后我国教育发展的重要标志,一是公众接受教育的机会是否越来越丰富,二是这种机会是否更多地由社会来创造。这些都需要在《规划纲要》里进行阐述。蔡达峰建议。

教育优先发展,期盼更有力的举措

【话题背景】

2007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为249529.9亿元,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3.32%,比上年增加了0.32个百分点。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监测结果表明,政府教育投入总量继续增加,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以及预算内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比例均比上年有所增加,但有一些省、自治区、直辖市没有达到《教育法》规定的教育投入增长要求。

【委员心语】

4%是我们的一个心结,只要目标没有达到,我们就要一直提下去。许多教育界的委员在发言中都表达了这样一个信念。从全国政协八届会议开始,到今年,接力棒传了一棒又一棒,委员们从未间断过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4%这个目标而呼。

毫无疑问,各级政府对教育的支持力度在逐年增大,但占GDP4%的目标是涉及我国教育发展最根本性的问题,不仅考量各级政府对支持教育的决心有多大,也暴露出我国教育经费投入机制和保障体制尚不完善。全国政协委员蔡克勤说,教育优先发展的政策导向,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但是从十几年来总达不到占GDP4%的现状来看,这种软约束的作用有限。因此我继续建议,本届政府应该尽快制定教育经费投入的法律保障。期望有关部门尽快提出相关的教育投入法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

和4%的反复提出一样,几年前,蔡达峰委员提交过一份对关于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实施监督的建议,希望能够依靠法制来调整教育发展与社会各方面建设的关系,确立教育优先发展的制度依据,强制性地保障教育优先发展。

这个建议在今天仍然适用。蔡达峰提出,政府要制定教育优先发展的内容体系,其中重点是教育投入与条件保障,此外还要督促政府优先为教育决策;政府有针对性地提出优先发展的目标;政府向人大优先汇报教育发展状况;人大应该把教育是否优先发展作为审议政府工作的内容,以教育发展的需求,全面检查和审议政府的其他工作,弄清制约教育发展的原因,从而评价政府工作的思路与能力。(翟帆 杨晨光)

《中国教育报》2009年3月11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