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就业指导

教授之家见证高等教育变迁从精英化到大众化

就业指导
来源: 作者: 2018-11-25 16:48:48

教授之家见证高等教育变迁:从精英化到大众化

第一代:留美归来的浙大教授;第二代:浙大恢复研究生培养后首批博士;第三代:四校合一后新浙大毕业生

教授之家见证高等教育变迁

这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一家之长严文兴是浙大化学系教授,今年100周岁。女儿严欣澂,退休前是浙江教育学院物理系主任;女婿陈叔平,浙大恢复研究生培养后首批博士,现支教任贵州大学校长;严老的两个儿子73岁的大儿子严欣澈和53岁的小儿子严欣溦都留学美国,现在美工作和生活。

1949年,从美国匹兹堡大学化学系研究生毕业的严文兴已在浙大教了4年书,当时浙大的校址还在大学路。如今,浙大新校区扎根紫金港,占地3000多亩。严文兴一家也成了浙江高等教育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新中国成立初期,浙大年招生350人。浙江高等教育滞后于全国

我们家可以说是浙江高等教育发展的见证者。在接受采访时,严文兴十分自豪。老人1909年11月出生,1930年从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1942年至1945年任美国匹兹堡大学物理学讲师。谈起他们一家三代与浙江大学的渊源,他不知疲倦

我是1945年来浙大工作的,当时浙大校址还在贵州湄潭。1946年浙大迁回杭州,我也跟着学校来到杭州。严老回忆起自己与浙大的初识。

来到浙江大学任教后,严文兴深切感受到高等教育发展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当时,素有文化之邦之称的浙江,虽然基础教育领先,高等教育却长期滞后于全国。学校数量少、规模小,而且层次低、结构不尽合理。据权威资料记载,至1951年底,全省只有普通高等院校6所,在校学生4300人,教职工1700人。浙江大学、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省立医学院属于当时规模较大的学校。

当时浙大校址还在杭州的大学路上,面积只是现在浙大玉泉校区的三分之一左右,师资力量和科研设备都十分短缺,教师的任务就是教书,不像现在的教师还搞科研。那时浙大每年招收的学生只有350人左右,学校总人数也就1000多人。严文兴感叹,那时大学生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政府每月都会发10多元助学金。当时10多元可不是小数目。而且毕业后工作都包分配,因为人少,有些迟来的单位还抢不到。

1951年底,全国范围内的大学进行院系调整。严文兴任浙江大学总务长,并着手负责浙江大学的第一批搬迁扩建工作。

回忆当年,严老感触颇深:当时条件非常艰苦,新校址建设过程中,为了保证学生上课,只好把宿舍楼部分楼层打通,当成临时教室;三间宿舍房打通变成一个大教室,可供80名同学上课。教师宿舍还没建,老师们每天乘校车往返于老校区和新校区之间;临时的食堂是用竹棚搭的,老师、学生都在竹棚里吃饭。直到1957年,浙大新校区才有了真正的食堂,新校区的建设才算基本完成。

恢复高考、恢复研究生培养,大学生从统一分配到择优推荐分配严老目睹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

严老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年73岁的大儿子严欣澈和53岁的小儿子严欣溦都在美国工作和生活。女儿严欣澂是浙江教育学院物理系主任,去年刚退休,一直陪在父亲的身边照顾。本来应该和他丈夫一起去贵州的严老告诉。严欣澂的丈夫是浙大恢复研究生培养后首批博士、贵州大学校长陈叔平。

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于1977年恢复,严老亲眼目睹了我国高等教育春天的到来。

1977年的高考是在冬天举行的,有570多万人参加了考试。虽然只录取了不到30万人,但是激励了成千上万的人重新拿起书本,加入到求学大军中去。这也成了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转折点。

1981年国家教委批准恢复研究生培养计划,国务院批准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为首批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单位。严老的女婿陈叔平1985年4月毕业于浙江大学运筹学与控制论专业,成为浙大首批理学博士,他博士学位证书上的编号是001。

1985年5月,陈叔平在浙江大学数学系任教。1987年,在包玉刚留学基金的资助下,陈叔平留学美国,学成回国后继续在母校任教。2001年,陈叔平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号召,离开了西子湖畔的浙大,赴黔出任贵州大学校长,至今已有8年。陈叔平把浙江大学先进的办学理念、办学模式带到了贵州大学,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陈叔平毕业的20世纪80年代,正是改革开放初期,大学生已从统一分配转变为择优推荐分配,学业特别突出的毕业生还可自主选择工作。当年有很多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援藏援疆,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边疆。

浙江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超过40%,位居全国省区第一。年轻的陈明烨,经历了浙江高等教育从精英化到大众化的跨越

陈叔平的儿子陈明烨读书时,大学生的称号已不再稀奇。

陈明烨,现年24岁。在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读完本科后,进入复旦大学研究生院深造。今年毕业后,在一家美资企业上海奥浦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工作。

1998年9月15日,经国务院批准,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合并组建为新的浙江大学。2002年,陈明烨有幸成为浙大紫金港新校区第一批入住的大学生。

2002年,陈明烨刚进大学时,同届入学的本科生就有6000人。到他毕业的前一年,也就是2005年,浙大研究生招生首次超过本科生。 从毕业包分配到就业市场上广投简历,大学生们的就业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浙大紫金港校区是我省高校六大高教园区之一,2000年,浙江中医药大学拉开了浙江高教园区建设的序幕。之后,杭州下沙、滨江、小和山高教园区和宁波、温州等地的高教园区拔地而起,为浙江高等教育规模的快速扩张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目前,浙江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超过40%,位居全国省区第一。2008年,浙江省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已有77所,在校大学生达83万人。高等教育实现了从精英化教育到大众化教育的跨越。而严文兴一家,也正是这一过程的亲历者、见证者。(本报 金毅 实习生 陈柏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