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会计师

严济慈与中国科技大学严慈相济育天下英才

会计师
来源: 作者: 2018-08-02 23:27:36

严济慈与中国科技大学:严慈相济 育天下英才

严慈相济 育天下英才

——严济慈与中国科技大学

■方黑虎 丁毅信 万绚

严济慈(),字慕光,浙江东阳人,著名物理学家和教育家。1923年同时毕业于南京高等师范和东南大学物理系。1927年获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我国现代物理学研究开创人和我国光学仪器工业的奠基者之一。他曾任中国科学院办公厅主任兼应用物理研究所所长、东北分院院长、技术科学部主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执行主席、第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1958年6月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筹建,严济慈便积极投身到学校的建设和发展事业中。他担任副校长、校长达25年之久,1984年9月起任名誉校长至逝世,他的教育实践和思想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科技大学的成长历程,他的名字与中国科技大学将永远不能分割。

倾心教育 矢志不渝

严济慈自1927年留学回国后曾在大学教过一年书,以后一直从事科学研究。

离开讲台后,他一直对中国的教育事业念念不忘。大学读书期间,他曾编著了《初中算术》和《几何证题法》,40年代又编著出版了《普通物理学》、《高中物理学》、《初中物理学》和《初中理化课本》等一系列被广为使用的教科书,哺育了几代中国知识青年。

出于对教育事业的心和为新中国培养科技人才的渴望,严济慈积极倡议和参与创办中国科技大学。1958年6月8日,中国科技大学筹备委员会成立,严济慈任筹备委员会委员。他参加学校系主任会议,与其他前辈科学家一起亲自为学校制订了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等重要纲领性文件,商定招生、勤工俭学、仪器设备、召集教师等实际问题。

1958年9月20日学校正式开学之后,为培养青年学生,年近六旬的严济慈欣然走上中国科技大学讲台,亲自为学生讲授《普通物理学》和《电动力学》课程,他这一讲就讲了6年之久。他渊博的知识,对科学的透彻理解,精辟的论述,高超的讲课艺术,生动传神的语言,加上训练有素的助教们所做的高水平演示实验,像磁石一样强烈地吸引了青年学生。每逢他讲课,在大阶梯教室里甚至还会站着许多人,连外校的学生和助教也慕名赶来听课,他曾经在学校的大礼堂为8个系的700多名学生上课,盛况空前,传为一时美谈。严济慈每次上课都经过充分备课,收集实际材料,纳入到教学内容之中。他亲自撰写的《电磁学》课程讲义如今还完好无损地保存在中国科技大学校史馆里,书写极其工整,少有改动之处,由此可见他在教学方面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严济慈还亲自给学生上习题课,解答同学们学习中的疑难问题。他的教学工作获得了校方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在中国科技大学档案馆保存着这样一份档案——1961年《关于讲课教师队伍情况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学校对严济慈教学工作的评价是:“严济慈每次上课都能充分备课,写好详细讲稿,讲课重点突出,概念清楚,同学们反映效果良好。三年来曾经组织介绍过严济慈的教学经验”。

严济慈当时担负着科研工作和一些社会职务,往往讲完课后还要接着参加其他会议,但他很少缺课,遇有重大事情不能上课也会请助教代课,对具体的授课内容加以指示,他还和青年教师一起研究电学和电动力学的教学改革问题,提高教学质量。正是由于严济慈等前辈科学家的言传身教,不仅培养了中国科技大学最早几届数千名优秀毕业生,而且使一批青年教师迅速成长起来。后来,高等教育出版社根据严济慈的课程讲义出版了《电磁学》、《热力学第一和第二定律》等书。

对于教学,严济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上世纪80年代,严济慈主要根据自己在中国科技大学上台执教的经历和思考,写了《谈谈读书、教学和做科学研究》一文。他在书中告诉同学们读书时要会听课、找到重点,要会看书查书,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要会联系实际、融汇贯通;告诉青年教师要搞好教学工作,除了有真才实学以外,还必须要大胆,教学内容要少而精,要善于启发学生和识别人才;告诉有志于科学研究的青年学生,科研工作最大的特点在于探索未知,必须有所创新,做科学研究在学术上要能够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他提倡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要结合起来,做科研的人要教书,教书不仅能够传授给学生知识,也能促使自己学习更多的知识,教与学可以相得益彰。他鼓励教师在自己的教学与科研基础上编写教科书,推陈出新,写出独具风格的教材。

科学布阵 高屋建瓴

1961年,严济慈与华罗庚一起出任科大副校长,他负责领导全校的教学工作以及4个系和3个教研室、处。同年严济慈出任科大校务委员会副主任,主持校务工作。这段时间,学校认真贯彻中国科学院“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校方针以及教学与科研、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办学思想,打破理工分家的学科建设模式,提出了培养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熟练的实验技能、科学的创新意识和外语能力等综合素质的专门人才的教学目标,确立了中国科技大学教学工作方向。

严济慈积极探索建设学校发展的新思路。他认为科大必须办出特色,要有显著的不同于其他大学的标志。在1963年他提出要办一个国际上没有的○○班,培养一批具有广泛、坚实科学基础的科学技术研究人才。他认为科大的入学新生必须是高质量的,要经过严格挑选,在学习过程中还要有所淘汰。科大要多聘请研究所的专职研究员来兼职授课。科大的课程安排必须重视实验,重视联系科学研究的实际。科大高年级学生要有到研究所参与科研的机会。科大的毕业生要基础宽厚,而不是仅仅面向个别研究所的窄口径。科大应该创办因材施教、培养顶尖人才的教育模式……

严济慈不赞成一味地给学生施加学习的压力,他了解到一些系的老师将课程内容讲得太深、太广,给学生学习造成了很大困难,很多同学都觉得学习负担重得难以承受。他立即布置教师在课程讲授上给同学们减负,不能让学生成为书本的俘虏,而是要引起他们学习的兴趣,成为知识的主人。在严济慈的主持下,中国科技大学的教学工作走上了快速、有序的发展道路,为国家培养了大量尖端科学技术研究人才,也使学校在成立之初短短几年内就成为国内最负盛名的几所大学之一。

1969年年底,中国科技大学从北京迁出。几经波折,1970年落户合肥,损失惨重。“文革”结束后,1977年8月中国科学院在北京召开第一次中国科技大学工作会议,决定全面建设中国科技大学。严济慈副校长在开幕式上赞扬科大在困难时期做得很好,比其他名校还好;说他听到很多人说科大的毕业生好,就非常高兴。他对此津津乐道,不厌其烦。

此后,严济慈积极投入到中国科技大学的第二次创业之中。他担任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筹建小组主任,领导一班人开始筹划在北京玉泉路原科大旧址创建我国第一所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于1977年9月向党中央、国务院呈送了《关于恢复招收研究生的请示报告》,报告中提出要在北京创办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这份请示报告5天后即获批准。严济慈于1977年10月21日在《人民》发表了题为《为办好研究生院而竭尽全力》的文章。1978年3月1日,中科大研究生院在北京正式成立,严济慈出任首任院长。面对当年883名研究生的招生规模,在专职教师不足、校舍不够、课程体系尚未建立的极端困难条件下,严济慈带领全院师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首先是确定了培养目标———“政治觉悟高,知识面广,专业训练好,进取心强,敢于攻难关、攀高峰、开拓新方向的新一代生力军”。其次是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优良传统,聘请中科院各研究所的著名科学家担任兼课教师。中科大的研究生们能很快接触到科学研究的前沿,并注意与社会科学的兼修与并用。中科大研究生院面向世界,开放办学,聘请了李政道、杨振宁、陈省身、李远哲等世界级大师来校讲课、作学术报告。其中尤以李政道和杨振宁授课时间最长、影响最大。

1979年,严济慈与李政道联合发起、共同组织了中美联合招考赴美物理研究生项目———CUSPEA(China-UnitedStatesPhysicsExaminationandApplicationProgram),严济慈担任中方招考委员会主席,负责在国内招考与物理有关专业的大学毕业生赴美攻读博士学位。这个项目争取到美国几十所大学的全额资助,历经9届,共选拔了915人。中国科技大学在这项培养计划中受益匪浅,共有200多名学生经由此通道赴美留学。

汲取精华 打造英才

1980年2月,严济慈继郭沫若之后出任科大第二任校长。他为此夙兴夜寐,呕心沥血,作出了卓著贡献。1980年7月,严济慈与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科大第一副校长李昌在北京共同主持召开了中国科学院第二次中科大工作会议,会议确定了培养高水平的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完整体系的培养目标;继续贯彻和发展“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方针,推动学校与研究所的进一步结合;增设一些国家急需的新兴技术方面的系科、专业;加强教学与科研的联系;尽快送中青年教师出国培养等一系列重要决策。

此前,严济慈就提出学校要多送青年教师出国进修,学校规模要小一点,条件要好一点,要加强基础课教学,为国家培养出一流的科学家。此后,严济慈又提出中国科技大学的发展不要求多求全,不要包办一切,要有自己的特色。从这里,我们依稀能够看到中国科技大学今天办精品大学、育精英人才的办学宗旨和规模适度、结构合理、质量优异的办学特色之渊源。

在担任校长的5年中,严济慈虽然人在北京,但是他倾心关注中国科技大学发展的动向和重大机遇,把握学校发展方向,及时解决遇到的问题,这一时期中科大处理好了战略发展中的几个关键点,为第二次创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83年12月他上书中央领导同志,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力争中国科技大学进入“七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10所大学之一。他已届耄耋之年,仍多次到合肥检查指导学校工作,将学校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家。他前往拜访安徽省和合肥市领导,力争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他对新校区的规划、同步辐射实验装置工程设计上马以及与日本东京大学的合作交流等重大事项,对抓好教学质量、加强科学研究和中青年师资培养以及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在这5年里,中科大在全国教育战线率先拨乱反正,选派一批优秀中青年教师出国进修,提出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开放办学的新举措,逐步建立起培养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的完整教育体系,调整了学科结构,增设了一些新兴技术方面的系科和专业,创建了我国高校中第一个大型科学工程──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创建了我国高校中第一个少年班,为我国改革开放后培养出了第一批博士,学校各方面工作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在国内外声名鹊起。这些就是人们所说的“科大现象”。

拳拳之心 日月可鉴

严济慈关心、牵挂中国科技大学的发展,在中国科学院系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中国科技大学的师生们对此深为感动。早在1980年严济慈甫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之初,他就在学校干部、教师大会上自我提问:“我对科技大学的感情为什么这样深?”,随后自己说出答案。他说首先是科技大学的学生素质好,高考成绩全国第一,很有雄心壮志,男的要做爱因斯坦,女的要做居里夫人;第二是科技大学的青年教师无论在教学或者研究方面成绩都很突出,很多人都说科大老师的工作好。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1983年,国家遴选“七五”期间重点建设高校,开始时中国科技大学未能列入其中。严济慈上书邓小平、万里、方毅等中央领导同志,介绍中国科技大学取得的成绩和在国内外的重大影响,要求将科大增列为“七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10所大学之一。邓小平同志在严济慈的来信上批示:“据我了解,科技大学办得较好,年轻人才较多,应予扶持”。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也对此批示:“请东昌(时任教育部部长)同志再研究一下,科大应给予应有的支持。请与科学院研究。”此后,中国科技大学得以增列为国家在“七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10所大学之一。

1985年4月,严济慈不再担任中国科技大学的实际领导职务,转而担任中国科技大学的名誉校长,但他依然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中国科技大学的建设与发展。在1986年中国科技大学的新生开学典礼上,严济慈对科大同学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希望。他希望同学们勤奋学习、脚踏实地,在攀登科技高峰的道路上,养成团结友爱、集体合作的良好习惯,并发扬胜不骄、败不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并脱颖而出。1988年,中国科技大学校友总会成立,严济慈担任校友总会第一任会长。他认为作为校友,对母校的发展要起到帮助和监督的作用。

严济慈把合肥、把中国科技大学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中国科技大学取得一点一滴的发展与进步或者听别人说到中国科技大学的好人好事,他都会由衷地感到高兴。他80岁以后很少出门,但是几乎每年都要到中国科技大学一次,与学校领导、教师、学生进行座谈,察看学校的发展状况。在1991年合肥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国家鉴定和验收仪式上,他动情地说:“我今年过了90岁,很少出远门,但是我特别喜欢来安徽,回科大。到科大,我就觉得年轻多了,因为中国科大是安徽省和全国人民以及中国科学院的骄傲,也是我的掌上明珠,我每次来都看到她放出新的光彩”。

1991年,合肥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建成并通过国家鉴定和验收,严济慈欣然给邓小平、江泽民、李鹏、万里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写信报喜并表示感谢。1992年,国家在“八五”计划纲要中提出“要努力建设好一批重点大学”,严济慈分别给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万里委员长写信,陈述理由,要求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列入国家“八五”期间重点支持高校。他的信得到江泽民等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中国科技大学得到了国家在“八五”期间的重点支持,这也是中国科技大学在中部地区成功创办精品大学的重要原因之一。

1988年5月,严济慈为学校建校30周年题词:“创寰宇学府,育天下英才”。这句话高度凝炼,大气磅礴,寄托了老校长的深情厚望,为学校提出了新的宏伟目标。

斯人已去,风范永存。严济慈先生的教育实践和思想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科技大学的成长历程,他的名字将与中国科技大学永远连在一起。如今,中国科技大学全体师生员工谨记严先生的嘱托,努力拼搏,锐意创新,在建设一流研究型大学的征程中奋勇前进,努力践行老校长严济慈先生的夙愿。

《中国教育报》2007年4月16日第5版

相关推荐